两姐妹见许仙诚心悔过,趁势收了场。就这样,一场维护家庭和睦、弥补感情创伤的戏,圆满地结束了。他们商量了一阵,决定到许仙姐姐家去。李仁夫妇知道许仙目前的处境,就对他说:“前些日子,我们在隔壁开了一家粮店,以后就由你们来经营吧。”随后,姐姐带许仙去参观粮店。

许仙夫妇对那幢房子很满意,但他们决定不做米谷生意,而是继续干老本行,去开药铺。在李仁夫妇的帮助下,保和堂的招牌又挂了出去。求医问药的人摩肩接踵,生意十分兴隆。然而,他们并不惟利是图,而是常常接济穷苦百姓,免费为他们医治。时间不长,许仙夫妇就名利双收,日子也过得幸福美满。

随着时光的流逝,白素贞的腹部渐渐隆起,眼看就要分娩了。她像所有的孕妇一样,每天面带微笑,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。这天,她对小青说:“妹妹,你再准备一些布料,我要给孩子多做几件衣服。”小青说:“姐姐,你行动不便,天气又这么热,还是好好歇息吧!有什么事,让我来做!”

白素贞笑着说:“妹妹,我知道你心疼我。可是,这段时间我总是闲着,都快成个废人了!”小青说:“既然如此,等我买来布料之后,再把姑奶奶找来,大家一块做。”小青所说的姑奶奶,就是许仙的姐姐,现在也怀着好几个月的身孕。

时间不长,小青买回布料,同时把许仙的姐姐叫了过来。于是,三个女人边说边笑边做衣服,屋子里充满欢快的气氛。正在这时,许仙一脚踏进门,没头没脑地说:“我刚刚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奇怪的梦!”小青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:“现在是青天白日,相公在做白日梦吧!”

许仙说:“青儿说得对,我是在白日做梦!今天前来看病的人比较少,有伙计照看店铺,我就回书屋打了个盹儿。谁知竟做了一个如此奇怪的梦!”白素贞看到丈夫满脸惊异的神情,好奇地问:“相公,你都梦见些什么?快说出来,让大家一起听听!”

许仙一只手放在背后,另一只手在胸前比划着,说:“我梦见自己站在莲花池畔,正在观赏那片粉红的莲花,可是就在这时……”白素贞神色紧张起来,关切地问:“怎么样?”许仙说:“池中突然冒出一只头长双角的小白龙。”

小青听后,说道:“相公,你说错了!头上长角的不叫龙,而是叫做‘蛟’。”白素贞瞪了小青一眼,说:“别打岔!……相公,后来呢?”许仙说道:“后来,那白龙……”这时,小青又插嘴说:“相公!那不是龙,而是‘蛟’。”许仙听后,急忙改正:“好,好!是蛟,是蛟!”

许仙接着说:“后来,那白蛟把头一摇,嘿!奇怪的事发生了!”许仙的姐姐听得入神了,催促道:“弟弟,别绕弯子!赶快往下说!”许仙向姐姐点了点头,然后接着说道:“池中那朵最耀眼、最好看的莲花,突然腾空而起,闪电般飞向白蛟,不偏不倚正好插在它的头顶上!”

许仙接着说:“白蛟的头顶插上莲花之后,陡然跃出水面,直入云霄!我不由失声惊叫,一下子就醒了。”小青和许仙姐姐听完后,都感到十分惊异。而白素沉默良久,望着自己的肚子说:“大家静一静,让我算一算,看看这梦是否与孩子有关。”

于是,白素贞微闭双目,掐指一算,说: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相公这个神奇的梦与孩子有关。它是吉祥的征兆。如果我没算错的话,这孩子应该是个男的,而且将来能做出一番事业!”接着,她又对许仙说:“相公,将来这孩子出生后,就叫他‘梦蛟’吧!”

许仙听后,心中暗想:“刚才我讲梦的时候,一说到‘龙’,青儿就让我说‘蛟’,看来这是上天的旨意!”想到这里,他大笑道:“好吧,就这么定了!这个名字很有意义!”这时,白素贞转过头,望着许仙姐姐的腹部说:“相公这个梦,跟我们的外甥女也有关系。”

许仙姐姐听后,忙问:“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的?”白素贞笑了笑说:“将来再告诉姐姐吧,生女孩同样令人庆幸!”姐姐脸上堆满笑容,问:“果真如此?”白素贞说:“我平时推算都很灵验,这次也错不了!还有,我们以后还要亲上加亲呢!”

许仙兴奋地说:“如果真是那样,可就太棒了!现在,让我们给外甥女起个名字吧!如果姐姐、姐夫都同意的话,就叫她‘红莲’。我梦中看到白蛟头上插红莲,莫非就是这个预兆?”许仙姐姐听后,连连点头,说:“好啊,好啊!我同意,你姐夫一定也会同意的!”

姐姐停了一会儿,又说:“以前看戏的时候,舞台上那些状元、探花,头上戴的纱帽都插有金花。你们的那个梦蛟啊,说不定以后就是个状元郎或探花郎呢!”白素贞听后,一声不响,只是静静地抿嘴微笑。许仙可是心花怒放,咧嘴笑道:“但愿祖宗保佑,让我们梦想成真,让梦蛟能够光宗耀祖!”

这件事刚过不到半个月,白素贞就生下一个白胖小子,按原来的意思,取名为“许梦蛟”。许梦蛟生得眉清目秀,皮肤白皙,十分惹人喜爱。转眼间就要满月了,一家人忙里忙外,准备大摆酒席,宴请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。尤其是小青,从早到晚忙得香汗淋漓,不可开交。

然而,在最近这段时间里,美丽善良的白素贞常常愁眉苦脸,有时甚至暗中哭泣。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,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些反常举动。其实,她有满腔的心事。这天晚上,许仙忙了整整一天,吃完饭后走进妻子的卧室。

白素贞依偎在丈夫身边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相公,这几天你忙里忙外,实在累坏了!我有些话,本不该对你说。可是,再过三天孩子就满月了,我们的缘分也尽了,如果再不说就来不及了!”听了这话,许仙猛然想起不久前法海和尚曾经说过:白素贞分娩之后,他们的夫妻缘分就要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