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西湖是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。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游览此地,诗兴大发,写下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若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诗句。当年,在这美若西施的湖畔,曾经矗立着一座雷峰塔。如今雷峰塔虽然早已倒掉了,但一个与它有关的神话故事仍然在民间流传……

几百年前的一个清明节,风和日丽,气候宜人,杭州西湖客流如云。在穿梭来往的游人中,有一对少女格外引人注目。一位姑娘身穿白纱罗裙,身材苗条,容貌姣好;另一位身穿青色罗裙,也长得如花似玉,娇美动人。这两位姑娘手拉手,肩并肩,边走边笑,尽情地欣赏西湖美景。

在那些游人中,两位姑娘如鹤立鸡群,引来不少人的啧啧赞叹。白衣少女名叫白素贞,青衣少女是她的丫环,叫小青。她们本是峨嵋山上的白蛇和青蛇,经过一千多年的修炼,法力大增,已经可以变为人形。听说杭州西湖风景如画,便来此游览观光。

中午时分,两位姑娘漫步来到“断桥”边。突然,天空中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下起雨来。雨越下越大,游人们撑开雨伞,纷纷离去。两位姑娘没带雨具,眼看就要淋成落汤鸡了。就在她们东张西望,想找个避雨之处时,小青发现桥下杨柳岸边,有一只乌篷船缓缓向湖心驶去。

一位老翁站在船尾摇橹,当中凉篷下坐着一个青年男子,相貌堂堂,衣冠楚楚,手中握着一把油纸伞。两位姑娘见后,立刻跑下断桥,来到一棵柳树下,向船家打起招呼来:“喂!好心的船家,让我们在你的船上避避雨吧!”

船中那位年轻男子听后,抬头一看,见岸边柳树下站着两个漂亮的女子,正挤在一起避雨。船家听后,刚要回绝她们,年轻男子忙说道:“让她们上来吧!”于是,船家把船划向岸边。两个女子相互搀扶着上了船,大大方方地向船家和年轻男子打了个招呼。

船家对她们说:“这位客官已经雇下了船,要到涌金门去,请问二位小姐要去哪里?”白素贞答道:“正好顺路,我们住在箭桥。”说完,她又向那位年轻男子婉言相谢。就这样,一场大雨让两位姑娘和一位素不相识年轻男子搭上同一条客船。

在宽广的湖面上,蒙蒙细雨中,小船悠悠地向前行驶着。篷内的几个人快乐地交谈起来,气氛格外温馨。白素贞问道:“这位相公,请问尊姓大名?家住哪里?”年轻男子答道:“免贵姓许,单名一个仙字。我是本地人,住在钱塘门外。请问二位贵姓?”

小青答道:“我家小姐姓白,名素贞。我是她的丫环,叫小青。我们都是四川人,因为久仰西湖的美景,就到这里来游玩。我们暂时住在箭桥的双茶坊口,那里有我们的房子。”接着,他们谈起了西湖,夸赞那里的风景如何优美,如何迷人!

他们开心地交谈着,不知不觉小船到了箭桥。这时,船家报了地名。白素贞和小青站起身来,再次向许仙答谢,随后走出船舱,要向船家付船钱。许仙见后,连忙走过去拦住她们说:“这点儿小事不必介意,二位小姐只管离开就是了!”

两位姑娘再次感谢许仙,之后朝码头走去。许仙忽然发现码头很滑,急忙追了上去,将她们轻轻扶上岸,送到一处安全的地方。这时,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许仙又将雨伞递给两位姑娘,说:“这把雨伞你们用吧,可别淋坏了身子。”

两位姑娘见后,急忙推辞。许仙又说:“没关系,我一个大男人,这点儿风吹雨打算不了什么!”两位姑娘听后,感动不已。白素贞说:“好吧,我们就暂且借用一下,过两天给您送去!”许仙又说:“不必了,到时候我亲自到府上去取。”

两位姑娘听后,轻轻点了点头,又朝许仙莞尔一笑,随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。许仙呆呆地望着她们远去的倩影,久久没有离去,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凉意,才知道自己正站立在风雨中,浑身都湿透了,但他还是高高兴兴地跑回了住处。他的住处是一家药铺,他在铺子里当伙计。

回到药铺后,许仙一直怀念那天西湖奇遇的情景,一想到那两位姑娘,心湖就荡起层层涟漪,久久不能平静。为此,他一连几天都精神恍惚,好几个夜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睡,以至于干活的时候连连出错,常常受到店铺老板的责备。

这天,许仙实在无法忍受相思之苦,便向药铺老板请了假,来到双茶坊口,向周围的人们打听姓白素贞的住址。就在这时,远处走来一位青衣少女,正是小青姑娘。她来到许仙面前,说道:“许相公,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,快跟我走吧,我们小姐在家等着你呢!”

许仙听了小青姑娘的一番话,感到疑惑不解,便问:“小青姑娘,你又不是神仙,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?你家小姐……”小青听后,咯咯一笑,说道:“自从上次雨中分别后,我家小姐一直对你念念不忘,而且思念之情与日俱增。她整天盼着你来取那把雨伞,其实是想见你呢。”

小青姑娘接着说:“我们小姐料事如神!今天她掐指一算,就知道你要来,所以特意派我来接你!”许仙听后,又惊又喜。惊的是,白素贞姑娘居然能掐会算;喜的是,白素贞姑娘竟对自己挂念不已。想到这里,许仙不由心头一热,急忙跟在小青身后向前走去。

不多时,许仙和小青姑娘来到一处豪宅大院前。只见那院门十分气派,又高又大,门楣上挂着一块红底金字的横匾,上面写着“总兵府”三个醒目的大字。许仙一看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,以为小青姑娘带他走错了地方。

就在这时,小青已经叩响了大门,大声喊道:“小姐,许相公来了,快开门啊!”不大一会儿,大门被轻轻推开了。白素贞微笑着走了出来,热情地向许仙鞠躬施礼,之后将他请入厅堂。小青端来上等好茶,斟满三杯,几人边喝边聊。

他们先是谈起断桥相识、箭桥分手的经过,彼此又庆幸有缘结识。接着,他们又谈起双方的家世来。许仙问:“请问白小姐,府中怎么只有你们两人,其他人不在家吗?”前面说过,白素贞与小青是峨嵋山的两只蛇仙,他们根本没有父母,现在住的豪宅大院,只是她们来到此地后,施展仙术变出来的。

为了隐瞒真实身分,白素贞说:“我的家乡本在四川,后来父亲在此地担任总兵职务,几年前不幸战死沙场,母亲也去世多年。现在,只剩下我和仆人小青两人居住于此,家中再无他人。”说完后,故意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。接着,她又问道:“许相公,你的父母还健在吗?”

许仙听后,脸上露出哀伤的神情,叹道:“看来,你我真是同病相怜啊!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去世了,是姐姐把我养大的。现在,我在一家药铺里当伙计。”听了许仙的身世,白素贞的眼睛有些模糊了,站起来对小青说:“妹妹,你陪许相公喝茶,我出去一会儿。”

白素贞走后,小青与许仙聊了起来。小青深知姐姐的心事,就问许仙:“许相公今年多大年纪?”许仙回答说:“二十二岁。”小青说道:“我家小姐比相公小两岁,今年整整二十岁了。”接着,她又问:“许相公可曾娶妻?”

许仙回答说:“我自幼父母双亡,一直由姐姐抚养。她们家一贫如洗,而我自己又没有多大本事,对于娶妻之事,倒是早就想过,但我们没钱置办彩礼啊!”小青姑娘听后,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小青有句话,不知该不该说出来?”

许仙说:“小青姑娘,上天注定大家今生有缘,既然都是朋友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!”小青说:“我家小姐至今未婚,而且你也是单身,据我观察,你们两人那日在断桥一见钟情,因此,我今天当一次红娘,替你们牵线搭桥,促成你们的婚事。你说好不好?”